首頁 生活 掰掰,水平智齒(上)

掰掰,水平智齒(上)

by kolen

牙痛不是病,痛起來要人命!

大叔還記得第一次因牙疼去看牙醫,被牙醫告知有蛀牙,必須做根管治療,不知是否麻醉打得不夠,大叔可以感覺到有東西一直在戳著牙腔,大叔能做的就只是握緊拳頭(含著眼淚?),期望這過程能快點結束,在出了牙醫診所後,大叔只覺得整顆心都被掏空,耳邊還不時響起『啊!多麼痛的領悟…』,而這次不好的經歷也在大叔心裡留下了陰影。

看過牙醫的人都知道,被看診人只能坐在看診椅上,張開嘴巴,任由醫師處置,僅有機器運轉的吱吱聲音,在耳邊繚繞,在看不見畫面的情況下,那種莫名的不安和恐懼,更是加倍。在做完牙套和把其他輕微蛀牙都治療完後,大叔暗自發誓,再也不要踏入牙醫診所了。

在和大叔太太認識後,大叔太太是個認真洗牙的好寶寶,自己預約洗牙外,也不忘幫大叔一同預約(雞婆?)。而就在這次洗牙時,同時也照了X光,牙醫告知大叔右下顎有顆水平智齒,這顆水平智齒已經導致前顆臼齒有蛀牙的情形。

醫生也說明這顆水平智齒很靠近神經,可能會有風險,諸如傷到神經、顏面失調等等症狀,且這顆智齒在拔的過程,要先敲或切成好幾塊,最後再拔出來。等等,聽到這大叔難掩臉上恐懼,大叔這種靠臉吃飯的人,不,是靠嘴巴講話的人,如果不能好好講話,那還要怎麼工作,而且治療過程光聽牙醫講述,就讓人感到很痛,雖然牙醫蠻正的,呵呵。

因此,大叔跟牙醫說,讓大叔好好想想,但大叔心裡只想以拖待變,等待奇蹟,讓蛀牙自己好(?)。但身為好寶寶的大叔太太,只會不斷提醒大叔,『怕什麼,我四顆智齒都拔掉了(大叔太太原始人,智齒長好長滿?)。』。大叔太太也不忘到處宣傳,跟親朋好友說,大叔有顆水平智齒,但不敢拔,呵呵。

大叔怎麼會跟這種小女子計較,對大叔太太的挑臖,視而不見,聽而不聞。但當疫情爆發後,大叔找到了正當的藉口,可以暫不理會。直到去年年底,大叔覺得智齒好像變大了,在咬合時,也容易咬要內嘴頰,似乎到了要坦然面對的時候了。

某日,大叔就跟大叔太太說,『我想要去拔智齒』。大叔太太一副撿到槍的樣子,跟大叔說,『早跟你說,早點去處理,拖到現在,….』,大概講了幾分鐘之久,期間還提到她拔了四顆智齒,到底要講幾次。

下定決定要跟智齒說再見,再來就是要去哪裡拔了,大叔太太果然是好事之人,又開始到處幫大叔打聽,智齒要去哪裡拔?比大叔還積極,嚴然好像要拔智齒的人,是她。呵呵。大叔太太給大叔的名單,大概就是家喻戶曉那幾位有名的拔智齒之神。

大叔考量到,既然都要受皮肉之痛,但大叔的心靈不能受傷,所以不考慮拔牙技術高超,但會數落大叔延誤治療的牙醫。在經過多次爬文之後,大叔決定將拔牙的第一次,獻給『呂紹渭醫師』。關於拔牙的體驗,就寫在下次了。(真好,又可以多混一篇?)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留言